励志

弹棉花夫妻 “弹”出好日子

更新时间:2021-10-11

  七月来16家上市券商发生高管!“弹棉花啦,弹棉花啦!”这样的吆喝声,对于我们“80后”“90后”们来说几乎不曾听过,但是五、六十年代的人们都会对弹棉花有着清晰的记忆。“那个时候,人们盖的被子基本都是手工弹的,弹棉花的老手艺人也很多。”如今,弹棉花作为一门老手艺,在城市里已经不多见了。据了解,弹棉花,实际上指的是弹棉胎。元代王桢《农书》中记载:“当时弹棉用木棉弹弓,用竹制成,四尺左右长;两头拿绳弦绷紧,用县弓来弹皮棉。”

  在鼓楼西路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铺里,却有着两位从事这一行业的小夫妻。“弹棉郎”名叫陈方利,“弹棉娘”名叫陈镰,夫妻二人都40多岁了。1995年,夫妻俩跟随自己弹棉胎的师傅从家乡温州来到东台,经历了一年的学徒生涯之后,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弹棉胎小店。如今,他们在东台做弹棉胎生意快十八个年头了。

  来到陈方利的店面时,生意正忙得火热。店门口放着一摞摞未弹或者弹完的棉花胎,店内,戴着白色工作帽和口罩“全副武装”的陈方利夫妇正辛勤地忙碌着。坐在弹花机前的陈方利有条不紊地将顾客送来的旧棉絮拆开,一条一条地送进正轰鸣运转着的弹花机里。弹花机的另一头,陈镰正手持两根中等长度的木杆,细心地卷动着刚刚从弹花机中吐出的新棉絮。完了以后,夫妻二人来到店铺中央的“庞然大物”前,将一片崭新的白色纱网布蒙在棉絮上,伴随着机器的轰鸣,一块厚重的大型木质板缓缓往下降,待接触到铺开的棉絮之后,木质板开始有节奏地揉动。陈方利告诉记者,“这个叫磨盘机,通过它将棉铺磨平、压紧,使棉纤维与网线结合,成型棉胎。它替代了原本人工手握揉盘局部揉棉,改为整床棉絮全面积整体揉棉”不过半个钟头的时间,一床八斤重的棉花胎就被弹好了。

  随着时代变迁,新型机械早已代替了传统弹棉花所用的弹弓、木盘等工具,也大大提高了弹棉胎的效率,但从事这项古老行当的人却越来越少了。陈方利回忆着,十多年前,家家户户用的被子都是弹棉花的手艺人做出来的胎,但近几年来,随着各种花样繁多的保暖用品的兴起,更多的人选择了蚕丝被、澳洲羊毛被、牛奶纤维被等“概念被”,弹棉花的人家就渐渐少了。即便如此,还是有不少市民仍然对传统棉被情有独钟。陈方利告诉记者,由于这些天气温持续走低,前来弹棉胎的顾客特别多,有时候夫妻俩忙得都来不及吃上口饭。说话间,顾客陈女士来到店里取新棉胎,“这是我当年结婚时用的,棉花质量相当好,现在重新弹一下打算给儿子结婚用。”陈女士表示,新弹的棉被很蓬松、保暖性好,并且沉甸甸的,盖在身上感觉十分压风、舒适,晒过之后还有一股阳光的味道,很是好闻。

  回忆起刚到东台的时候,陈方利深有感触。“刚到东台开店的时候,生意真不怎么样,可能当地人觉得我们是外地来的,不太信任我们吧。”偏偏这时候,陈方利的孩子出生了。为了养活老婆孩子,陈方利咬咬牙,坚持干下去了。“由于老人们都在老家,我们只好将孩子带到店里,一边干活一边照看他。特别忙的时候,孩子哭了、闹了,我们都腾不出手来去抱一下、哄一下,现在想想真挺对不住孩子的。”没过多久,由于陈方利夫妻二人做事认真,为人真诚,他们小店的生意便红火起来。“我们能熬过来真得谢谢周围的街坊邻居和顾客,这里的人很热心,这儿也让我感受到家一样的温暖。”陈方利感慨道。